【案情简介】

2005年,被告重庆杜克公司向原告许某宣传,其公司生产的杜氏中低压旋转式及往复式油封、高压旋转油封质量远远超过国内同类产品,极具竞争力,将替代进口产品。尤其是杜氏高压油封质量已经超过国际同类产品质量,将独占国际、国内市场,市场前景十分看好。公司决定从2008年7月份起至10月底,完成改制重组工作,改制后公司名称为“重庆杜克高压密封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将于2006年三季度在国内创业板(或主板)上市,预计至2008年底,公司每股股价将达到18——23元。

原告听信了被告的宣传并于2005年8月23日向被告交付将来上市公司——“重庆杜克高压密封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认购金6000000万元,被告向原告出具了收款证明。2008年底,被告没有完成改制上市计划,也没有向原告等认购了股权的人退还股权认购金,原告向被告催促退还股权认购金,被告告知“公司将继续推动公司改制上市工作”,暂时无钱可退。后来就根本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以各种理由占用原告的资金不予退还至今,以致引发本案诉讼。

 

【我方的观点】

一、原告向被告支付了600万元的股权认购金购买被告发行的“股票”。

被告于2005年以其制作的“重庆杜克油封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计划概要”向原告宣传:被告公司生产的杜氏中低压旋转式及往复式油封、高压旋转油封质量远远超过国内同类产品,极具竞争力,将替代进口产品。尤其是杜氏高压油封质量已经超过国际同类产品质量,将独占国际、国内市场,市场前景十分看好。公司决定从2008年7月份起至10月底,完成改制重组工作,改制后公司名称为“重庆杜克高压密封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将于2008年三季度在国内创业板(或主板)上市,预计至2008年底,公司每股股价将达到18——23元。

原告在阅读了被告提供的“上市计划概要”后,被其“前景”所吸引,于2005年8月23日向被告支付了现金600万元,购买被告拟改制的股份公司将要发行的“股票”,被告向原告出具了“重庆杜克高压密封件有限公司增资扩股认购证明”及“股权认购证”。

 

二、被告公司并未如其宣传所说进行改制并上市,也未依法向原告返还股权认购金和结算利息。

2008年底,被告没有完成改制“上市计划”,甚至根本就没有搞什么公司改制,也没有向原告等认购了股权的人退还股权认购金。原告发现自己已经踏入了被告设计的陷阱,不断向被告催促退还股权认购金,被告却没有当初那么热情,告诉原告“公司将继续推动公司改制上市工作”,暂时无钱可退。直到2009年7月,被告法定代表人杜长春仍然表示现在没钱,要退钱还要等两天,但就是一直不见退钱。

 

三、被告发行“股票”的行为违法,应依法返还原告——认股人的股权认购金并加算银行同期存款利息。

按照《公司法》第84条的规定,“向社会公开募集股份时,必须向国务院证券管理部门递交募股申请,未经国务院证券管理部门批准,发起人不得向社会公开募集股份”,这是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但被告未经合法程序获得国务院批准即向社会募集股份,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

根据《公司法》第86条、97条的规定,被告应该依法返还原告——认股人已缴纳的股款并加算银行同期存款利息。

 

四、《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无效,被告仍应承担返还原告认股人的股权认购金的法律责任。

1、被告是一家中外合资企业

被告的营业执照及公司章程显示,被告是中外合资企业。由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中方股东)、英国股东DUC Seals International Ine(缩写:DSI)、英国DUC Investment Inc(缩写:DI)、New Dragon(No.10)Investments Limited(缩写:ND)等四家股东构成。

2、《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违法无效

(1)《公司法》第35条规定,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其出资时,必须经全体股东过半数同意且其他股东对该出资有优先购买权。

其他股东对于拟转让股权股东的转让请求可以作出是否同意以及是否行使优先购买权的意思表示,但该行为属要式行为,应按《公司法》第38条“对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出资作出决议”的规定召开股东大会进行决议。但至今被告未出示同意股东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向原告转让股权及其他股东放弃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股东大会决议。所以,被告的股东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向原告转让所持有的被告的股权的《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违反了《公司法》的强制性规定,根据《合同法》第52条“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的规定《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是无效协议,没有法律约束力。
(2)《中外合资企业法》第4条、第20条规定:合营一方向第三者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的,须经合营他方同意,并报审批机构批准,向登记管理机构办理变更登记手续。合营一方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时,合营他方有优先购买权。违反上述规定的,其转让无效。

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只是被告的中方股东,其在向公司股东之外的原告转让股份时未经合营他方同意,更没有报审批机构批准和向登记管理机构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所以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与原告之间达成的《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违反了《中外合资企业法》的强制性规定,根据《合同法》第52条“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的规定,《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虽然成立,但其不可能发生法律效力。

3、《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违反被告公司章程的规定无效。

被告的公司章程第16条、17条规定,合资各方转让股权必须经合资他方一致同意;他方有优先购买的权利;经董事会一致通过后报重庆市经济贸易委员会批准,并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变更登记手续。被告的中方股东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与原告形成的《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完全违反被告公司章程的前述规定,没有发生法律效力。

4、该协议并没有实际履行。

原告没有授权被告向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支付款项,被告也没有将收到的60万元股款支付给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当然,即使支付了款项也是无效的)。

 

基于以上理由,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与原告之间形成的《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也违反公司章程的明确规定,是无效的协议(至少没有生效),没有法律约束力,同时也没有实际履行。此无效协议与本案无关,是另一法律关系,不能改变原、被告之间的债权债务法律关系,更不能免除被告必须返还原告——认股人的股权认购金并结算银行同期存款利息的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被告违法发行“股票”,违法占有原告的“股权认购金”,其中方股东重庆杜克实业有限公司与原告之间形成的《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和公司章程的明确规定,是无效的协议,没有法律约束力,也没有实际履行。原告的600万元股权认购金仍在被告名下,被告应该依法返还原告——认股人的股权认购金并结算银行同期存款利息。

 

【对方观点】

原告当初支付给被告的“股款”经协议方式转让给案外人,被告不需退还原告股款;原告须对《股份转让协议》及其《补充协议》进行确认之诉,然后根据其审理结果再决本案;原告的诉讼请求因没有事实根据应依法驳回。

 

【审理结果】

一审法院经两次开庭审理后判决:被告退还原告股款600万元,支付原告银行同期存款利息684000元;二审法院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