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原告重庆第**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八建司)诉被告重庆**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泰公司)、重庆市水产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水产公司)、王**、侯**、曾**、许*、王**、中国农业银行重庆市江北支行、重庆华石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会计师事务所)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吉泰公司于1997年5月成立,注册资本300万元。其中,曾**出资150万元,王**和侯**各出资75万元,并按出资比例持股。2000年12月21日,吉泰公司股东会决议增加公司注册资本至800万元,决定以曾**投入吉泰公司的500万元资金转为投资的方式实现增资。吉泰公司委托华信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增资进行验资。2000年12月25日,江北农行下属机构五里店分理处向吉泰公司出具了询证函,对吉泰公司股东缴入的出资情况予以证明。证明的内容为: “该公司如上所示共进帐肆佰壹拾万元整。数据无误。”并盖章。该410万元资金的构成为增资前的800万资本金,1998年5月22日由曾**缴入的110万元资金。江北农行将此询证函交给吉泰公司。吉泰公司对该证明进行了增添伪造,虚列了曾**的四次出资并添加了“计侯**、王**、曾**股东”字样和“曾**增股资金肆佰零伍万元整”字样。吉泰公司、侯**、王**、曾**分别在该资金证明上盖章、签字后,连同其经它经由吉泰公司盖鲜章确认的吉泰公司记帐凭证,银行进帐单等资料交由化信会计师事务所验资。华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落款日期为2000年12月10日的验资报告,证明吉泰公司增加的500万元资本金到位,全部由曾**以债转股的方式投入。吉泰公司随即完成了公司增加注册资本的变更登记。2003年7月13日,曾**将其在吉泰公司中的全部股份转让给了许**,许*又于同年7月22日将其全部股份转让给了王**。两次股份转让的合同价格均为650万元,但实际转让支付的金额不祥。后经查实,其余390增资不真实。
水产综合楼(吉泰家园)是由吉泰公司于2001年与水产公司联建的项目,约定由吉泰公司出资金,水产公司出土地使用权进行建设,约定由水产公司分得3230平方米左右商业及住宅房屋。*建司与吉泰公司于2002年12月签订施工合同,由*建司中途承接不产综合楼施工。工期8个月。*建司第九分公司是*建司以下设机构,未经领取营业执照。*建司在签订合同后于2003年1月9日,以*建司第九分公司的名义接收工程,进场施工,施工过程中由于吉泰公司拖欠工程款造成工程一度停工28天。*建司第九分公司曾于2003 年4月l 3日向吉泰公司发出了停工报告,于2003年8月8日收款工程款70万元,*建司均予以认可。*建司与吉泰公司于2004年9月30日达成“吉泰家园工程付款协议”,确定工程款总额为800万元,已付475万元,尚欠325万元未付。吉泰公司与*建司第九分公司又于2004年11月l 6日约定吉泰公司于2004年11月底之前付40万元,2004年12月底之前付285万元。诉讼中,双方认可吉泰公司尚欠280万元工程款应付给原告。诉讼中,原告*建司主张该工程于2004年12月施工完毕,该工程至今尚未进行竣工验收,更未通过竣工验收,双方也没有办理任何交接手续。被告吉泰公司认可工程质量合格,但认为*建司承建的该工程已经于2004年5月26日竣工,通过了竣工验收。

【争议焦点】

一、*建司对承建的水产综合楼(吉泰家园)享有建设工程价款是否享有优先受偿权。
二、曾**虚假出资390万元,是否应当在此范围内对公司的债权就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

三、江北农行是否应对后来的伪造行为负责。

【审理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条、第二百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重庆**物业发展有限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5日内支付重庆第*建筑工程公司工程款280万元及利息。
二、曾**、侯**、王**对重庆**物业发展有限公司的以上280万元工程款及利息的债务在390万元的范围内向重庆第*建筑工程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重庆第*建筑工程公司对其承建的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金龙路64号水产综合楼(吉泰家园)负一层至第一、二、三、四层于2005年2月2日前未销售的房屋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