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案情始末:

        2015年7月11日下午,石某(未满10周岁)在某小区游泳池购票游泳,游泳过程中,下午3时30分出现异常并溺水,直到3时37分,该泳池内的一游泳的小朋友发现情况不对,进行呼救,救生员才跳入水中将石某抱上岸进行抢救并报120,120到达后送至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抢救,脱离生命危险。但石某在该院住院65天,出院诊断为:溺水;缺血缺氧性脑病;急性肺水肿;吸入性肺炎;呼吸衰竭;低钾血症;代谢性酸中毒;肝功能损害;低蛋白血症;心肌损害;应急性胃溃疡;鱼鳞病;继发性癫痫症。2015年10月5日第二次住院治疗10天,诊断为:缺氧缺血性脑病恢复期;继发性癫痫。遂石某及法定代理人将泳池所在小区的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及泳池经营的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决二被告连带赔偿石某医疗费、康复用具费、婴幼儿用品费、住宿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后续医疗费、休学补课费、鉴定费,共计921762.05元。经重庆法庭科学司法鉴定所重新鉴定为石某颅脑损伤属7级伤残;后续医疗费需人民币3000元;护理依赖程度属部分护理依赖。

        被告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辩称:原告作为未成年人自身没有佩戴游泳圈,也没有明显的自救行为,并且原告的父母也没有在场监护,故原告应承担相应过错责任。

        被告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辩称:其未与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共同经营泳池,系该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独立经营,其不参与任何利益、经营、分配。并且其与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订了承包合同,明确约定,因乙方原因造成他人的伤害或经济损失,乙方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二、法院认为: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原告石某在被告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经营的泳池处购票游泳,该公司作为具有资质的专业公司,且收取了游泳费用,具有保障游泳人员安全的义务。原告在事故发生时有明显的呼救行为,但在长达7分钟的呼救和溺水过程中均未发现原告溺水;另外,被告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也未在该游泳池深水区与潜水区设置间隔及警示标志。故被告某体育咨询管理有限公司应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在无监护人陪同而到泳池较深水域游泳,故原告本人也应承担部分责任。根据双方的过错程度以及本案的实际情况,被告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承担80%的责任比例,原告承担20%的比例。因被告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与被告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之间有承包合同,且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也具有“体育场馆经营”的资质,故原告请求被告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最终判决被告某体育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损失费440111.6元。

三、法律要点:

        1、《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指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抚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四、万博手机版网页版登录小贴士:

        1、承包住宅小区泳池经营的公司,应当具有经营高危险性体育项目许可证、公共场所卫生许可证、至少配备两名救生员、在深水区及潜水区设置明显的间隔及警示标示、配备瞭望台、加强对救生员的培训及管理、购买商业险,避免在泳池经营中可能产生的风险。

        2、未成年人监护人,在未成年人游泳过程中,应当全程陪同,尽到监护职责,避免危害的发生,造成终身悔恨。

                                                              刘殿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