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简介】

原告重庆市翔宇(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翔宇公司)与被告重庆建工某建设有限公司(下称建工公司)之项目经理赵某于2006年10月签订建筑机械租用合同,该合同上加盖了翔宇公司公章和建工公司“骑龙园”项目章,就建工公司租用翔宇公司的建筑机械用于“骑龙园”项目工程建设的机械、设施设备种类、数量及单价进行了相应约定。合同签订后,翔宇公司按约定向建工公司“骑龙园”项目提供了约定机械设备,时至“骑龙园”建设完毕,建工公司与开发商结算后都没有向翔宇公司支付约定的租金。2009年6月,翔宇公司与赵某对租金及违约金进行了结算,双方确认,建工公司应向翔宇公司支付租金及违约金共计110万元。因建工公司久不付款,翔宇公司向主城某区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建工公司支付租金及其违约金共110万元并从2009年6月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资金占用损失。

 

【争议焦点】

“骑龙园”项目是赵某、文某及周某合伙挂靠建工公司承包的工程,建工公司是否应为其承担责任?赵某作出的支付租金及其违约金的承诺是否有效?赵某等已查无音讯,其存在与翔宇公司合谋坑害建工公司的可能,案件是否应中止审理?赵某确认的违约金是否过高?

 

【审理结果】

法院审理后认为:“骑龙园”是建工公司的工程项目,其项目章也是真实的,因此建工公司应对加盖该项目章的合同承担责任;双方之间签订的租赁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规定,属有效合同;租赁合同履行完毕后,双方当事人就履行情况进行了结算;建工公司认为赵某等无权代表建工公司作出承诺给付翔宇公司违约金,但建工公司也陈述赵某、文某等确系该项目的负责人,负责该项目的具体事务,且是该项目利益的实际享有者之一,因此,赵某、文某的行为是能够代表建工公司的;关于违约金是否过高的问题,本案双方当事人的租赁合同从2006年即开始履行,至2009年双方结算时止,建工公司从未给付过租金,且建工公司也未能举证证明其项目负责人在结算时确认的违约金过高;另翔宇公司要求从2009年6月结算之日起主张资金占用损失,由于结算单上并未明确该款的履行期限,翔宇公司也未举证证明其向建工公司催收过租金。

法院最后判决:被告建工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翔宇公司租金、违约金共110万元。